2013年6月20日 星期四

福建省晋江市村长被村民绑住,拉到街上示众


2013年6月9日,福建省晋江市王厝村,数百村民第三次上街示威,抗议村领导滥用职权、欺压村民、贪污数亿元。

村民拉起横幅:〝还我财产 严惩贪官 还村民公道〞、〝王厝儿孙勇敢站出来〞等。

由于村民代表洪幸福在晋江SM商场被警察绑架,更被殴致重伤,愤怒村民冲入村长家中将其绑住,拉到街上示众。直到晚上12时多,洪幸福被放回来后,才把村长释放。


























































福建省晋江市王厝村,数百村民第三次上街示威,他们冲入村长家中将其绑住,拉到街上示众。(网络图片)

2013年6月6日 星期四

浙江嘉兴村民反对高压变电站遭千警镇压 (26图)

 浙江嘉兴村民反对高压变电站遭千警镇压 (26图)


201365日,浙江嘉兴桐乡市濮院镇新生集镇,武警、特警、城管、鬼子身着迷彩服的打手共一千多人,开着挖泥机和重型机,浩浩荡荡进入红旗漾村,实施强制施工建造变电站。

全村约五百人上前阻止,全部被镇压,三十多村民被打伤,九人需要送院救治。

村民担心政府修建的500千伏超高压变电站严重影响居民健康,对项目坚决反对,并“驻扎”农田一个多月,日夜轮流看守。

农民接受美国记者采访被指勾结外国势力

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官方博客: 农民接受美国记者采访被指勾结外国势力: [ 时间:2013-06-05 23:03:27 | 作者:林静 |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2013-06-05 美国记者到四川省成都市向失地农民进行采访时,遭上百警员和流氓拦截并带到派出所问话,至今仍有一名农民下落不明。有接受美国记者采访的农民指,政府指责他们勾结外...

作者:林静 |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2013-06-05

美国记者到四川省成都市向失地农民进行采访时,遭上百警员和流氓拦截并带到派出所问话,至今仍有一名农民下落不明。有接受美国记者采访的农民指,政府指责他们勾结外国势力,将会受到惩罚。

到成都市准备采访“财富全球论坛”的美国《华尔街日报》记者,周二前往双流县采访当地失地农民时遭当地警察拦截,三名受采访的农民遭拘捕。至今仍有一人未释放。

目前仍被扣留的维权农民胡金琼,她的丈夫万先生周三接受本台访问时指,曾向居住地东升镇政府了解,但官员表示不知情,不负责。他说:我亲自到东升镇政府向主任要人,他说不知道,说是九江镇政府负责今次事件,人给他们带走,说胡金琼找到美国佬子,找外国人撑腰。

另一名接受美国《华尔街日报》记者访问的失地农民李红指,她被控制在九江镇派出所三小时接受盘问,而该名外国记者则由成都国保遣返市区。李红和当日负责开车的丈夫获释返回家中后,即遭到居住地的社区书记及维稳人员找上门,指责李红勾结外国势力,于即将举行的财富论坛期间制造事端,局方将会对李氏一家作出惩罚。

李红说:泉水社区书记说我们私通勾结外国记者,把事情闹大,上面肯定要理要收拾我们,还威胁我们家的小孩会受到影响,家人都会受到影响。

李红忆述,当日他们带著记者,驾车由成都市前往双流县,准备实地拍摄遭强征强拆的土地照片之际,即遭到政府阻挠。数十辆九江镇、东升镇的私家车和警车,于公路上包抄拦截他们乘坐的私家车,把他们重重包围。而警方现身时声称向他们的车辆进行检测,但其后无故把众人带返警署做笔录。

她说:把我们带到九江镇派出所,问我们如何认识黄琦,如何认识外国记者,你们一起做甚么,就这样做笔录,但一直都没有讲理由。

协助《华尔街日报》记者联系农民,并提供地方进行采访的《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负责人黄琦表示,遭警方阻挠采访的外国记者仍身处成都市,当局事后曾向记者施加压力,所以不方便接受其他媒体采访。

记者:政府有警告外国记者吗?
黄琦:那个就不好说了,但肯定的是,我们立即通知美国大使馆,成都领事馆,他们出面向中方交涉。
记者:当局没有赶那名外国记者离开,但就有向他说话了?
黄琦:那是毫无疑问的。

黄琦认为记者有办理合法的采访手续,谴责当局为掩盖真相,拦截记者和陪同采访的民众,并实行关押,是违反了有关法律法规及新闻道德,也是侵犯人权的行为。又指成都当局非常紧张今次会议,早已把多名四川活跃维权人士采取软禁、旅游等方式控制。

第十二届“财富全球论坛”将于本月6日至 8日在成都市举行。每届论坛均会邀请全球跨国公司的主席、总裁、首席执行官、世界知名的政治家、政府官员和经济学者参加,共同探讨全球经济所面临的问题。过去曾在上海、香港、北京举办。 

2013年6月4日 星期二

浙江温州上百特警强征地殴打抓捕村民 (8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集会地点 JasminePlaces: 浙江温州上百特警强征地殴打抓捕村民 (8图)


2013530日,浙江省温州市文成县巨屿镇方前村,政府在未获村民同意,派出上百特警强行征地,并殴打、抓捕反抗征地的村民。








2013年5月22日 星期三

为反抗强拆,品学兼优的学生罢课保卫家园(图)


广西桂林村民击退防爆队掀翻警车 (17图)

茉莉花义工P (中国茉莉花革命‎集会地点 JasminePlaces) - 1 分鐘前
*** [中国茉莉花革命 http://www.molihua.org ] 转载请注明出处 *** http://molihuaxingdong.blogspot.ca/2013/05/17_22.html 2013年5月21日上午11 时,广西桂林市平乐县沙子镇安全村桃子自然村,电力局人员强行断电,遭到村民抗议。政府出动数十名防暴队携同警犬到场,两村民被狗咬伤,激起村民怒火。 双方对峙至下午4 时,爆发激烈冲突,村民人多势众,防暴队不敌撤离。一辆警车被掀翻,一辆救护车因载有一名受伤警察而被村民砸烂。事件造成多名村民受伤,其中一人伤势严重。 [中国茉莉花革命 http://www.molihua.org ] 转载请注明出处

牛博山寨头条:我不是导师,也不贩卖心灵鸡汤

張貼 (民族解放陣線) - 1 分鐘前
三个女孩的10年监禁 七猫 (牛博山寨头条) - 11 分鐘前 [image: 76_7] 编译_七猫 “我一开始以为她被家暴了。”查尔斯·兰辛说。 那是2013年的5月6日下午五点多钟,当时兰辛刚从麦当劳回家,他听到一阵尖叫,抬头一看,发现是对面有个姑娘正拼命想要从屋子里出来,看起来像是发了狂一般。他的邻居科尔德洛率先跑过去,那个女孩大喊着“请帮我离开这里”,于是兰辛也走了过去,问:“到底是谁在闹?” 兰辛本来以为是有人闯空门但是被意外关起来了,但他很快就知道自己想错了:“我看见那个姑娘,我不认识她,我从没见过这个白人姑娘。”兰辛一开始以为这姑娘被家暴了,所以他踢开门,把她放了出来,并告诉她去邻居家借电话报警。 然后,911就接到了这样一个电话: “你好,警察,快救救我!我是阿曼达·贝瑞。我被绑架了,失踪了10年,我现在终于自由了。” *贝瑞、德吉瑟斯和奈特*

21世纪,黑客是这样抢银行的

張貼 (更強大的力量) - 10 分鐘前
没有丝袜蒙脸,也没戴上滑雪面罩,更没手持枪支,只花了10小时,这帮黑客劫匪就从27个国家的柜员机里抢到了4000多万美元。 译_七猫 这是一起大胆的银行抢劫案,但21世纪的科技水平,让他们不必戴上滑雪面罩、拿着枪去银行大堂威胁柜员。这帮劫匪用黑客技术和分散人力的方法,在多个国家同时作案,在短短的10小时内,就从银行的自动取款机里抢到了超过4000万美元,而且几乎没有引发任何注意。光是在纽约曼哈顿,他们在2月19日至2月20日的10个小时内,就通过2904台自动取款机抢到了将近240万美元。 目前,美国警方已经全盘拿获了在纽约犯案的8人小组“纽约帮”。办案的警方说,这是有史以来最精密也最有效率的网络犯罪案件,“需要至少几个月的策划,但实施起来只需要数分钟。”负责此案的联邦检察官洛蕾塔·林奇说,劫匪所采用的手法匪夷所思,几乎像是电影情节。 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磁条卡漏洞* 调查人员为我们详细解析了劫匪的作案手法: 首先,这个团伙中有专职的黑客,他的工作最为重要。他需要首先攻入银行数据库,对若干张他们手上现有的借记卡(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储蓄卡)进行“改造”。借记卡的取款上限本来是由储户存款金额所决定的,现在,黑客就取消了这些借记卡的提款限额,也就是说,将它们变成了可无限取款的“超级金卡”。然后,黑客将这些借记卡设置好取款密码,将卡号跟取款密码等数据发送到取款人手里。 这... 更多 »

为反抗强拆,品学兼优的学生罢课保卫家园(图)

维权网 (维权网) - 12 分鐘前
(维权网信息员陈华报道)5月20日 ,四川省宜宾县二中高一年级学生罗燕,宜宾县育才中学学生罗欣、罗雪姐妹和表弟罗华侨开始罢课,在家守着房子!因恐惧县拆迁办再次强拆,家中多一个人,就多一分抗争的力量。 孩子不上学了,老师忧心如焚。育才中学初中二年级五班班主任曾利平接连给孩子的母亲王家强打电话发短信,这是其中的一条短信:“我理解你们全家现在的处境,但面对两个品学兼优的女儿,做父母的应该为她们的将来考虑。”曾老师说的两个品学兼优的女儿指的是该班成绩排名第一的罗欣和该校初中一年级的学生罗雪。而罗燕是她们的姐姐,就读于宜宾县二中高中一年级。三个小姑娘和一个小男孩在即将被强拆的房子前方,拉起一幅大标语:“国土资源部紧急通知,‘对违法违规征地,采取暴力方式征地等侵害农民利益行为,引发群体性或恶性事件的,要按照有关规定对有关人员严肃追究责任。’”罗燕三姐妹的家,一套 350平方米的楼房,顶层的窗户挂着一幅大标语:“反对强拆,保卫家园”, 楼下的屋檐下,有一张较大的黑灰色的编织袋圈成的“蜗居”。罗华侨和他的母亲李学军就寄居在这房檐下。地上铺着一张草席,一床棉被、一个枕头。母子俩晚上蜷缩在这里,唯一的家具是一张凳子,上面堆着一摞课文。 2003年,家住宜宾县柏溪镇集体村的罗华侨的母亲李学军,罗燕、罗欣、罗雪的父亲罗国林两家,靠着借贷,分别在自家承包地上建起了470多平米和300 多平...更多 »

中国经济四大风险

yu ming (YM'S BLOG) - 16 分鐘前
中国经济暴露的问题越来越多,最近,中共国务院参事汤敏撰文称:从近期看,中国经济至少存在四大风险,包括房地产、企业转型、民间借贷和地方政府债务。而 在央视财经评论员看来,中国经济已经很难再用投资来拉动,只能坐等泡沫破裂。值得关注的是,最近中共政府疲弱而矛盾的经济数据已经令众多经济学家下调对中 国经济的预期。 近日,中共国务院参事、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处首席经济学家汤敏在其博文中表示,从近期看,中国经济至少存在四大风险。 汤敏认为,第一大风险是房地产及其引发的系列风险。“我们正处于房地产的调整过程中。火爆多年后,房地产限购等措施使得北京周边的房价,降了大约30%左右。即使这种风险不会导致整体经济的‘硬着陆’,房价一旦下跌过快,也会对经济和金融带来巨大冲击。” 国 内大量资金沉淀在房地产上,各大城市都有大片的开发区,大量的空置楼房卖不出去,资金无法回笼,银行投资收不回来,大量房地产商无法周转,影子银行或黑市 的贷款利率高达3分息,这样的贷款率实际上已是饮鸠止渴。这种情况实际上就是希腊等猪国曾经碰到的情况,解决办法就是要注入资金,注入流动性,猪国的解决 办法就是靠欧洲银行贷款支持和国家发行债倦来缓解问题。 *国内的解决办法也只有一个就是中央银行印钱,增加流动性。实际上国内这几十年来增 发的人民币是空前多的,引起了很大的通胀压力,这种通胀压力已经成为社会稳定的最大... 更多 »

2013年5月12日 星期日

吴霖香致信习李:我们何时实现权利不被掠夺和剥夺的梦想



习总、李总:
我是福建南平市退休老人吴霖香,一生中辛辛苦苦创建的家业,被贪官给霸占,冤案14年诉求无果,在地方信访不计其数,仅赴京上访就达36次,被威胁恐吓、被暴力殴打致伤、被关黑监狱刑讯等,地方腐败政府一手遮天,对访民们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解决问题没有起色。

我公爹林贞廉,已经80岁,因长年上访劳碌奔波,罹患了晚期膀胱癌,仅今年就动手术两次、住院三次,没有退休金,没享受低保,经济方面是雪上加霜。

现住的危房,是贫民窟,房子的构造是干打垒(用泥土垒起来的墙)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每逢雨季,就像住水牢,毛毛虫,蚯蚓、四脚蛇经常从屋顶掉下来,家成为了耗子的乐园。

申请改造危房,找到规划局,说去找城乡建设局拆迁办;找到拆迁办,说应该去找规划局,这些官老爷不想解决问题,在踢皮球,在没送红包之前,他们把行政机关当作勒索百姓的乐园。

贪官污吏住的是高工楼,只要万把元就可以买到,而普通工人贡献一辈子,都无权享受应有的住房权利,老祖宗的房产还要被掠夺,腐败分子的房产遍布全省、全国、甚至世界上适宜人类生存和发展的民主国家都有他们的房地产投资。

习近平总书记你说,“中国梦”就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是要让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有梦想;李克强总理也说,要让人民活的更好。请问你们两位最高领导人:我们要求公平公正的权利都被剥夺,我们何来梦想?

习总和李总:如果今天你们知道了你们的人民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请给予我们享有行政公开、司法公正等梦想的权利,并帮助我们实现住房不被掠夺、自由不被剥夺的基本权利的梦想。

吴霖香电话:13055981865
此信息由权利运动人权活动者紧急热线项目编辑

2013年4月26日 星期五

耗资巨大的土地污染治理


耗资巨大的土地污染治理

Jianan (雾谷飞鸿) - 2 小時前
一个多月前,本博曾撰文介绍美国的国土污染及治理,重点放在联邦政府治理污染的超级基金法与保密单位的土地污染问题。实际上,超级基金项目所涵盖的只是污染严重的国土,迄今总共只有1730个项目,只占有污染问题土地的一小部分,另外那一大部分问题土地遍布全国各地,最主要的就是所谓棕地(Brownfield)。 环保署网站有一个互动地图,题目就叫“我所在社区的污染治理图”(Cleanups in My Community Map),上面显示了全美国各类污染地块的位置,包括超级基金项目和棕地,以及带来环境破坏的重大突发灾难地点等。人们可以通过该图的选项选择污染的不同类型,查看自己所在的地区,还可以点击单个地块的标记查询污染类型,同时它会显示相关链接,可以进一步检索该地块的详细情况,包括地点、面积、评估、治理现状和治理结果等。 美国国土污染地点及治理分类分布图(我所在社区的污染治理图) 棕地是棕色地块(Brownfield land或Brownfield lots)的简称,是一个有关土地污染和规划利用的专用名词。按照环保署的定义,指的是一块土地存在或可能存在有毒物质或污染物,如果要对它加以扩建、重建或重新利用的话,情况会比较复杂。也就是说,它们的污染情况还不像超级基金项目那样严重,如果投入适当的人力物力进行改造,这种地块是可以重新开发利用的。 在美国,棕地很多是工业化时期的产物。... 更多 »